邮   箱:   

密码:   

标题搜索
  • 标题搜索
  • 关键字搜索
 
高级搜索

搜索热词:   农业政策 农业补贴 智慧农业 高标准农田

当前位置:

首页 > 场域文化 > 场庆征文

我与农场(祖国)征文作品——《五十七年的变迁》三等奖

  • 日期:2019-11-21 16:05:12
  • 作者:安山分场支部 王福珍
  • 稿源:江西省邓家埠水稻原种场

[ 大 ] [ 中 ] [ 小 ]

五十七年的变迁

 

斗转星移,岁月流逝,不知不觉我在农场已生活了五十七年这几十年来的变化历历在目。

我家祖辈生活在安山楼背渡,解放前村里户头最鼎盛时期比现在还多,到新中国成立后,我祖上由一个昌盛的家族,衰败到只有我祖父留下的大伯和父亲两根苗了。我的家族,好几代人都得大肚子病。祖父得大肚子病,难过的用木匠工具凿破肚皮放出浓水,撒手西归。曾祖父的祖父有几兄弟,兄弟分门立户,好几家根脉都因血吸虫病而绝户了。

我们村庄是1956年进农场的当时除了一些被开垦出来的田地外,大都是杂草丛生,沟塘满畈。浇水都是用牛赶水车汲水完成的。水田很少,大都是旱地。

“华佗无奈小虫何”“六亿神州尽舜尧”,在党的领导下,余江人民也包括我们,发扬战天斗地、敢于人先的奋斗和创造精神,填老沟,挖新渠,赶走了瘟神,消灭了血吸虫病。伟大领袖毛主席为余江人民写下了 “七律·送瘟神二首” 光辉诗篇。

我们经历了奋斗和光荣,也历经了迷惘和苦难。大跃进,人民公社运动,浮夸风盛行,队上为了夺高产,将几块田的稻子移到一块田里,亩产万斤粮,卫星吹上天。

毛主席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。一时有城里的小伙子、姑娘们下放到安山参加劳动。他们刚来时,吃着城里带来的糖果,却吃不下大食堂里的饭,甚至有人把吃不下的饭倒掉,白白地浪费了。然而,没出一个月,个个都能吃两大碗以上的饭。再后来,连饭都不够吃,吃不饱。人民公社运动,渐渐显露出了严重的不足。梦想被狂热的理想主义者打折了翅膀。

我亲历了安山军管,隶属于农建师十一团三营十三连。那时田间很少使用化肥,好一点的化肥都需要进口,粮食作物产量很低。大人们按时上下班,一个劳动力,一年忙到头,每个月才能吃上半斤猪肉。吃集体种的粮和蔬菜,住集体分的低矮房。家家四五个孩子,能填饱肚子就是一种幸福。

“昼出耘田夜织麻,村庄儿女各当家。童孙未解供耕织,也傍桑阴学种瓜。”暑期几乎每家的孩子都要参加“双抢”挣工钱,以缓解缴学费和其他家庭开支的压力。我们苦难过,但我们在苦难中学也会了生活,学会了劳动。

军管撤销后,农场划为地方管理,后来直接归省厅管,农场承担的育种任务也慢慢恢复起来了。

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,农场也在改革中奋进。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到农业税免除,从粗放式经营到集约化生产,从靠天吃饭到科学种田,从放卫星到粮食亩产早已单季超过千斤,从牛耕和体力到机械化,从单一水稻种植到大棚蔬菜瓜果四季飘香,再到特色种植蔚然成风,农场承担着国家、省等部门的区试任务。今年,农场被批准列为现代农业示范园区建设。

我的家,安山村,已融入余江区新城区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宽敞的大道,纵横交错;大道两旁,绿树成荫;幢幢楼房,拔地而起。餐桌生活荤素搭配,新校区建成,小孩上学就在家门口。

回想五十七年,再看今天的农场的变化,我,喜从心里,笑从眉角,每每工作之余,徜徉在马鞍岭森林公园,无不神情怡然!

 

评语:

    作者高屋建瓴,从国家宏观层面来描述农场、余江,乃至整个国家政策的调整,白描家乡和农场的变迁。文章涉及到解放前到现在几代人,时间跨度大。作者经历了社会的起起落落,有困难,也有荣光,有困惑,也有惊喜,饱尝了人间酸甜苦辣。个中滋味,惟有作者痴,情深深,雨濛濛,能引起一代农场人的共鸣。危和明

 


文件下载:  

声明:本网站为纯公益性网站,无任何商业目的,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,以作参考。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来邮来电告知,本站将立即改正。

联系我们
地址:江西省鹰潭市余江区邓家埠水稻原种场  邮编:335299  电话:0701-5892264
版权所有(C)江西省邓家埠水稻原种场  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赣ICP备08002323号
公众号二维码